石油人的“家”

童年,家是港湾


  前些天在家休假,妻子在客厅削铅笔,妈妈看到了笑着说:“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,你这个铅笔削的跟周剑小时候削的一样尖。”然后我就知道妈妈肯定要接着说那件事情了,那是我在学前班的时候,用铅笔把同桌的手指扎流血了,当时同桌血流不止,自己以为他会死呢,吓得当即从学校跑回了家。的确,那时候不管在哪受到委屈,或者是遇到什么事情自己解决不了,第一时间就会跑回家,找爸爸妈妈。像小鸟一样窝在他们的臂弯里,享受着轻轻的爱抚,酣然入睡,躲进了家的港湾,就隔绝了所有的风雨。


少年,家是羁绊


  慢慢的年龄越来越大了,懵懵懂懂中有了少年人幼稚的主见和叛逆的想法。觉得远离父母的唠唠叨叨,远离这不能做那不能干的生活便能快乐。开始离家求学,选了一个离家很远的城市。毫不犹豫地离开待了很多年的家,满心欢喜地赶往另一座城市,享受只有在电话里才会被唠叨的生活。那时候放寒暑假也不怎么愿意回家,觉得家就是羁绊,总是想着跟别的同学一起去大城市闯荡,以为离家越远,就越自由,就能越快乐。


如今,家是亏欠


  随着在外面工作的时间越来越久,对家的感觉慢慢有了转折。去年在鄂阳页1井施工,大年三十晚上,在异地他乡的群山环绕中,在试气管线的熊熊烈火旁,看着视频中父母日渐斑白的头发和妻子已经微微隆起的腹部,忽然间有一种难言的情愫涌上心头。半夜辗转反侧,给妻子发了一条微信:“辛苦你了,结婚第一年,就留你一个人在家里过年,真对不起你了,明年一定陪你和孩子好好过!”“知道就好,算你还有良心,睡吧,施工注意安全!”妻子回复道。


  今年眼看年关一步步接近,越来越怕妻子问我啥时候回去。其实她也知道整个油服中心有多繁忙,随着南川页岩气项目部取得的一个又一个突破,常规油项目在南华区块的快速推进,我所在的工作部为了扭亏脱困,盘活固定资产,开始组建侧钻队伍。趁着国家大力发展非常规能源,国际油价持续回暖的东风,整个华东都在铆足一股劲,要打一场漂亮的脱困攻坚战。不仅仅是我可能回不去,还有更多的华东人、石化人要坚守自己的岗位。有新婚燕尔便要奔赴现场的;有妻子分娩却不能守在身旁的;有离家太久幼子都不愿让自己抱一抱的;有年迈父母生病床前不能尽孝……“舍小家,顾大家”石化人把对家所有的亏欠,都深深埋进心底。无论多么的无奈、多么的内疚、多么的委屈,但是,始终不忘初心,牢记艰苦奋斗的“铁人精神”,牢记为美好生话加油的使命!


  晚上,妻子发来微信:“啥时候回来啊?”“回大人话,革命尚未成功!”我回复道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周剑

信息来源: 
2018-01-2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