石油村里的“不落”花

       25年,在历史的长河中只是一瞬,但对于一个女人来说,却是人生中的重要阶段。而她,把人生中最好的25年时光献给了石油事业。
  袁爱民,人称“袁姐”,是洲城联合站的一名锅炉工,在石油一线上了25年小班。在她退休之前,笔者去采访袁姐的时候,她正在化验锅炉水质,戴着大大的口罩,红色且干净的工作服把袁姐的脸上映出一丝红润。“袁姐,还有一个月就解放啦!还这么勤快啦。”袁姐笑着说:“解放啥?小丫头,我哪舍得离开啊,站好最后一班岗,以后想干都不行咯。”
  在离别将近时,袁姐显得格外留恋。“袁姐我采访采访你呗。”袁姐笑着说道:“我有什么好采访的啊。小丫头,净拿我开涮。”拗不过我的坚持,袁姐最后同意了我的采访,不过她声明就是聊聊天,可不是采访。
  “记得刚来参加工作时,还是个小姑娘,什么也不会干,慢慢地跟着师傅们学,自己摸索,一晃这么多年!从当初的一个小姑娘到现在的‘袁姐’,仔细回想起来还真是感慨良多,可以说我这半辈子都在这了,从洲城联合站建站我就一直在这上班,那时锅炉烧的原油杂质多,不仅要清理结焦,锅炉灰每次都把你呛个要死。你看现在多高级啊,全都电动化了,你看环境干干净净的!”
  袁姐脸上写满了“满足”,真让我羡慕。只是现在的年轻人都很难被“满足”,总有无尽的欲望。但是袁姐的心态不一样,她懂得工作的不易。“袁姐,你回去会不会不适应,还想着上班呀?”我笑着问道。袁姐打量着周围的一切,眼里满是不舍。“有可能哦,我有时候就想我回去干点啥,多陪陪孩子,可孩子已经长大了,不再粘着我了。我老公这么多年一个人在家也习惯了,而且现在还要上班,也不要我陪,想想觉得心里空落落的,还是觉得上班热闹。我现在都习惯每天跑来跑去,早上和同事一起吃早饭,一起打扫卫生,一起工作,这几年岗位上都是年轻人,就我一个年纪大的,我也跟他们一起疯、一起玩,似乎又回到了年轻的时候,可是,在他们照顾我的时候,我又觉得自己老了,记性也变差了,简单的工作也干不到自己想要的效果,这几年明显感觉上夜班有点力不从心,真的老了。”袁姐无奈地摇摇头。
 整个采访过程中,哦不,“聊天”过程中,袁姐始终保持微笑,没有一句“我为祖国献石油”的豪言,然而有石油的地方就有石油人,多少心怀梦想的年轻人,告别故乡,带着亲人的念念不舍,从祖国的四面八方汇聚一起为油而战,从青春韶华到鬓染风霜,为石油事业奉献半生。对石油人来说,石油就是一切,就像袁姐一样,她在这乡间的石油村里默默奋斗了二十多载,没有什么豪言壮语,没有什么惊天动地,但她工作的二十多年就是一部未加装饰的记录片,用日复一日的专注与坚持,成就了石油村里的一朵“不落”花,让人感动、难以忘怀。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刘娇

信息来源: 
2018-12-06